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州临江仙

 
 
 

日志

 
 

诠释自己:杭州的临安姑娘徐琳  

2015-12-20 16:33:33|  分类: 经济剖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诠释自己:杭州的临安姑娘徐琳 - 哈利波特大 - 杭州蓝灯书局

 

一周的两头是徐琳最忙的日子,把微店里的订单整理好,发往全国各地。同时,还要接待两个微信群里的上门取货的“鸡友”。就在上周,徐琳保留了大学路的山鸡据点,又在西溪路租了一幢房子,除了卖鸡,她琢磨着要做点其他与鸡有关的事儿。

徐琳是在杭州的临安姑娘,生于1988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难以想象身高不到1米6,体重不足90斤的她,能随随便便搬动七八十斤的东西。

今年7月,徐琳辞去了一份在国企有编制的工作,全身心地经营她父母放养在山岭竹林里的土鸡。

村里有的东西,城里没有

徐琳说,今年夏天,她变成一个“三无”人士:无房、无车、无工作。小不安是有的,但是心里更多的是雀跃——很快,她就可以全力以赴地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中,并把这件事做成自己的事业。

不过,这样的变化,并不在徐琳最开始的筹划中。她从小成绩不错,先是考进了城里的重点高中,后去了武汉读大学,毕业之后来到杭州,顺利地进入一家国企,做着一份朝九晚五的稳定工作。在辞职之前的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徐琳还是按照不多言的父母希望的样子成长——“好好读书”,“出人头地”。

如今的徐琳觉得不是朝九晚五不好,而是因为她这一代的年轻人更想要体现个人价值:“想要成为有影响力的、能给人带来正能量的人。可如果要成为某一领域具有话语权的精英,那得经历太长太长的时间,许多年轻的想法和声音就可能被湮没了。”

她选择从自己最熟悉的乡村开始,来诠释自己对影响力的看法。

翻看徐琳的微信朋友圈,几乎处处都是她对临安老家的那份热爱。

比如,吃一片西瓜,她会随手写下小时候在山上守西瓜的日子——

夜幕降临,我和爸爸一起睡在瓜田边的稻草屋里,青蛙呱呱地叫着,我问爸爸为什么我们要住在这里,爸爸说这样晚上的时候西瓜就不会跑掉了,我问西瓜会长出脚跑掉么?爸爸说它们不会长脚但它们会翻滚啊,看我们不在就咕噜咕噜滚走了。

徐琳的家乡在临安高虹镇泥马南山坞村:“我的家门口就是一条河,小时候,我们拿着扫帚畚箕到河里扫一扫,就能捞上来一盆一盆的泥鳅鱼。而家后头的山上,有数不尽的野果、野笋和山珍。春天的时候,后山就是个天然的菜市场,随便挖一挖就有新鲜的荠菜、马兰头、水芹菜什么的。父母基本是放养我们的,于是就这么成天待在河里,待在山上。我就是这么长大的,健康又结实。”她说,想让自己的鸡也这么野着长大。

马化腾的大腿算是抱对了

徐琳知道,那些在乡村里习以为常的东西,正是城里人觉得无比珍贵的。她想在这种有无之间搭一条路。

至于为什么从卖土鸡开始,起因很简单。最初,只是逢年过节,徐琳一旦回老家,总会有朋友要求带几只土鸡或几斤土鸡蛋上来。

然后,徐琳接手了一个互联网有机农业项目的品宣工作,对方只做有机蔬菜,徐琳觉得自己家乡的土鸡可以补足一部分的客户需求。再然后,徐琳想为自己大学专科毕业的弟弟谋一份靠谱的自家差事。

当然,现实永远都没那么简单。

先是那个互联网有机农业项目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停止了。然后,徐琳的弟弟找了一份挺不错的工作,无心留在家中。

徐琳只有卷起袖子自己干了。

只是,徐琳的父母起初对女儿的选择也感到相当困惑——辞了工作捣腾土鸡,大学岂不是白读了么?

而她最大的矛盾也在父母身上,今年56岁的父亲和54岁的母亲,是徐琳位于临安高山云竹岭上的那100多亩地的生态养鸡场里的负责人。“放养要比圈养辛苦得多。我们也尝试雇过工人,可最长坚持不过2周。所以,现在只有我父母在养鸡场里忙活。春夏秋天的时候还好,山里清凉空气也好,可冬天就比较难熬。最初山上只搭了很简易的茅草房,四面漏风。有时看他们那么辛苦,我其实特别难过。人都说创业是为了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我倒好,反而让他们过得更辛苦了。可好在,他们现在都理解,也支持了我的想法:把健康的安全的食材送到人们的餐桌上。”

2012年生态养鸡场初建成,徐琳抱着鸡一家家餐厅、一个个菜场地去铺货。

现在,3000多个固定熟客,都直接从徐琳的微店上下单购买;从最初5-6万元的投入,做到今年30万的毛利;从忍受别人的无视和白眼,到如今微店100%的好评;徐琳笑说自己能“混”到现在这个份儿上,还真是要感谢马化腾捣腾出的“朋友圈”,自己这个大腿算是抱对了。

为“鸡友”做一间小小的生活馆

不过,辞去工作创业并不轻松,一份稳定工作虽然不再具有吸引力,但没有了它却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

比如,徐琳不得不从租住5年的大学路,搬去了西溪路。“原来的房子租约到期。所以过去的三周里,我找房子找得很难。很多房东一听说我是卖鸡的,就不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他们会对房子有顾虑,担心被弄脏什么的。”徐琳无奈地笑了笑。她知道这无关对错,只是他人现实的顾虑,“就像我用Uber叫车,司机听说我是卖鸡的,都会很奇怪地看我两眼。”

今年夏天,徐琳曾组织她的客户,去云竹岭那里玩了一趟农家乐:“我像个导游一样,举着个小旗子带着他们,又是走竹林,又是穿溪谷,把所有人都高兴坏了。”

徐琳把买自己土鸡的客户称为“好鸡友”,这些城里人中,有白领、有医生、有律师。徐琳觉得他们是一群文化层次较高,追求生活品质的人。有时,徐琳觉得她的“好鸡友”们简直神通广大:“我记得有一次,我的淘宝账号丢了,按照网站上的方法无法找回,于是我就上朋友圈求助了一下,结果不一会儿淘宝的客服就专门来联系我,说是上级派下的任务,要立刻帮我找回账号。真是太神奇了。”

还有,现在徐琳找到的房子,就是她的“好鸡友”为她找到的。这是一幢2层的小排屋,带个小院子。徐琳说,她想把新屋改造成一间小小的生活馆,招待她的“好鸡友”们,做一些偏向饮食文化的线下活动。

大学毕业之初,徐琳开始兼职做一些品牌策划,她说,那个时候真的是一点娱乐生活也没有。反倒辞职之后,有了自己的时间,“现在,我周三去上瑜伽课和书法课,周六去学油画。周四周日接单第二天发货,周二嘛做一道用鸡为原材料的创新菜,拍照,写菜谱,然后做成微博微信内容推广。”

徐琳说,虽然做的是农产品,但我不会选择离开城市,因为她的顾客和社交圈都在城市里。“我觉得乡村不需要变成城市。”徐琳说,“互联网有很多可能,可以为城市与乡村做一种新的连接。”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