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州临江仙

 
 
 

日志

 
 

借风电荒 对冲基金豪赌铝期货  

2011-06-05 21:40:14|  分类: 环球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决定自6月1日起上调山西等15个省份的工商业、农业用电价格,触动着全球对冲基金与投资银行的敏感神经。

  在国际大宗商品投资领域,永远不缺乏中国因素炒作题材,这回已悄然轮到“中国电荒”。

  从豪赌中国电价上调引发的铜铝大宗金属商品涨价潮,到布局夏季用电高峰期的金属供应短缺,对冲基金与投资银行都打着各自的如意算盘,尽管谁都不知道中国电荒究竟给铜铝金属供应造成多大的冲击。

  “但只要有中国因素,就有炒作空间,我们把这种投机炒作,叫做博傻。”一家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张刚表示,“每次,能成功活下来的并不多。”

  在这盘围绕中国电荒炒作的财富迷局里,谁能成为幸存者,同样是未知数。

  

 博傻“LME期铝

  他们狙击的目标,除了被“高库存”假象吸引进来的LME期铝沽空资金,还有重新活跃的中国跨地套保盘。

  在上海淮海路的一幢高档办公楼内,一家事件驱动型美国对冲基金中国区研究员王诚新养成的工作习惯,就是每天5点下班前将当天中国电力紧缺的报道全部发送给美国总部。

  “这是总部4月份提出的新任务。”他透露,“有几天报告晚交约十分钟,期铝交易员就催着要报告,他们得在欧美交易时段开盘时,先了解到中国电力供需状况的一手信息。”

  王诚不知道,自己传送的报告,已悄然搅动全球期铝市场的新一轮炒作潮。

  5月底,当他将“中国发改委决定6月1日上调15个省市工商业电价”的分析报告发送出去前,一周时间LME三个月期铝价格已反弹约5.7%,成为近期表现最佳的金属。

  “美国总部拿到上述分析报告后,还专门开会讨论中国电力提价对全球铝价的定价影响,最后决定将LME期铝的投资比重从5%提高至约15%。”他表示,“投资团队相信中国电解铝生产成本上涨引发的铝涨价效应,最终也会传导给伦敦期铝市场。”

  尽管市场尚不能证实这家对冲基金的判断是否正确,然而,“信的人”多了,“谣传”有时也会成为“真理”。

  在LME期铝市场,从来不缺乏更激进的投机客,尤其在中国宣布多家省份电力提价后。

  一位总部位于伦敦的对冲基金经理透露说,很多机构都在中国宣布电力提价的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预估值。一些机构预计,中国每吨电解铝生产成本会上涨250元/吨,再考虑到夏季中国用电高峰期对国内铝厂的减产效应,LME伦铝的估值应提高约100美元/吨;有的干脆就直接发报告说年内期铝将重回3000美元/吨。


  尽管谁都不能准确预测未来,但伦敦铝现货市场已给出“回应”,当前欧洲市场完税铝相比LME铝现价高出210-240美元/吨,是1998年以来的最高点。

  多数伦敦铝贸易商因此要求下游用铝企业接货时必须额外支付一笔附加费用,理由是中国用电紧缺将缩减全球铝产能,有些附加费用直接调高到60-80美元/吨,但还是很多投资机构愿意买现货。上述对冲基金经理透露,上周有家大型对冲基金以多付每吨70美元附加费,买进近万吨伦敦铝现货,然后他们再进行铝质押融资交易,将贷款资金投向LME期铝市场买涨期铝。

  只是,创记录的470万吨LME铝库存,仍将是制约对冲基金炒作中国电荒因素的一大“掣肘”。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上述伦敦铝经纪商透露,“在470万吨LME铝库存里,铝质押为主的融资交易约占其中的70%,其中多数又是投资机构一边质押铝现货融资,一边在LME期货市场买涨三个月期铝合约,他们的目的是人为地制造高库存的虚象,吸引沽空盘进来,最终再狙击这部分空头资金。”

  他们狙击的目标,除了被“高库存”假象吸引进来的LME期铝沽空资金,还有重新活跃的中国跨地套保盘。

  “除了中国电力提价效应(对全球铝价格的提振作用),对冲基金现在炒作期铝的更多推动力,是炒作中国夏季电荒加剧将对铝供应基本面造成更大的失衡。”他表示。

  巴克莱银行纽约分部商品研究部高级分析师Nicholas Snowdon指出:“去年中国政府的限电措施已导致铝产量下降约300万吨,今年形势也差不多,我们认为今年铝供应过剩量仅有约16万吨。”

  这个数值,比年初多家大型投资机构的300万吨过剩量低去近90%。


投资银行低调布局

  “投资银行是不会做无准备的豪赌,”前述美国期铝经纪商表示,“中国夏季用电高峰期引发的铜铝锌供应吃紧,及最近美联储QE3货币政策再度升温,都成为投资银行低买高抛的最佳理由。”

  同样看好“中国电荒行情”的,还有大型投资银行,尽管他们的布局动作“低调且慎密”。

  在美国新奥尔良等城市的几家LME铝交割仓库里,共存储上百万吨铝现货,占整个LME铝库存的约25%。其中,藏着高盛、摩根大通等投资银行的身影。

  “其中约有30%铝库存,是高盛等投资银行自营部门参与经纪或投资。而且他们还在努力吸收现货。”一位美国期铝经纪商表示。

  巧合的是,5月24日高盛(Goldman Sachs)将未来三个月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铝价预期上调至每吨2700美元。

  “这更像是高盛准备吸收更多铝现货的信号。”上述经纪商透露。一方面随着铝价上涨,铝生产商增加产能意愿增加,如美国最大铝生产商美国铝业(Alcoa Inc)将在今年重新开放3个闲置的熔炼厂,增加铝产能13.7万吨;挪威海德鲁公司(NORSK HYDRO ASA)和卡塔尔石油(Qata rPetroleum)共同控股的卡塔尔地区Qatalum铝厂计划将于6月实行产能最大化。

  然而,扩张产能的资金压力,又不得不让铝生产商释放更多隐性库存到LME交割仓库用于质押融资,套取产能扩张所需资金。

  “一旦美联储QE2货币政策如期结束,美元流动性减少将抬高融资利率,有些铝生产商也不得不将闲置铝库存进行质押融资。”他透露,每天都有数千吨铝现货被运到上述交割库。

 被质押的铝现货,恰恰给予投资银行逢低吸货的机会。

  记者了解到,在铝现货质押过程中,投资银行也会给铝生产商或贸易商提供“结构性融资产品”等附加特别条款,如大型投资银行承诺给予更低融资贷款利率同时,要求铝开采商以某个约定价格,将部分铝现货出售给投资银行。

  现在双方的约定价格主要围绕2400-2500美元/吨,即只要伦敦LME铝价高于2500美元,投资银行有权以2500美元/吨收购,但生产商得到的好处,是融资成本较同期行业基准利率下浮约50个基点。

  记者了解到,此前有家机构遭遇5月大宗商品大跌而不得不多头止损,抛售近5000吨锌现货,最后被投资银行以低价收购。巧合的是,高盛随即发布报告,称建议投资人买入期锌。

  “其实,大型投资银行在给铜铝锌提供买入建议时,已将中国电荒问题考虑进去。”一家投资银行大宗商品主管表示,“如巴克莱银行等大型投资银行的大宗商品分析师也来到中国,进一步调研电荒对铜铝锌等大宗商品供需平衡的冲击。”

  过去一周,巴克莱银行纽约分部商品研究部高级分析师Nicholas Snowdon调研国内多个省市的铝加工与金属企业时,努力收集“乐观信号”,如中国货币政策正从“抗通胀”悄然转向在“抗通涨”与“保增长”中取得平衡。

  “投资银行是不会做无准备的豪赌,”前述美国期铝经纪商表示,“中国夏季用电高峰期引发的铜铝锌供应吃紧,及最近美联储QE3货币政策再度升温,都成为投资银行低买高抛的最佳理由。”


搅局者

  让上海期铝价格对电荒“无动于衷”的主要是两家与西部铝企有紧密关系的机构占据庞大的空头头寸。

  投资银行与众多对冲基金在金属期货市场炒作“中国电荒行情与铝供应吃紧”行情能否如愿,来自中国中西部电力富余地区的铝生产商,成为意外的“搅局者”。

  在内蒙古等中西部地区盛产4000-5000大卡热能的露天煤矿附近,一个个“黑变白”工程依然源源不断地扩充铝产能。所谓“黑变白”工程,即众多企业在煤矿附近兴建大型铝熔炼工程,将当地富余但难以输出的电力转化成电解铝,再销往其他地区。

  “在新疆等电煤开采成本偏低的西部地区,每度电比东部地区要低约0.2元,折算每吨电解铝的生产成本要低约3000元。”一家陕西铝业公司负责人透露,“相比河南省等铝生产企业由于限电而导致开工率有所下降,多数中西部铝业公司依然满负荷生产。”

  而且,电荒给他们带来的还有销售扩张。

  一家浙江铝材加工企业采购部主管透露,由于西部铝价相对低廉,如今浙江地区多数铝加工企业开始到西部直接采购铝原材料。电力提价后,河南等省的电解铝价格提高约350元/吨,但西部地区铝价提价仅有50-100元/吨,且每吨从西部运到东部的电解铝运输成本在50-80元/吨。

  “这种情况,的确是我们总部的金属交易员没有预料到。”王诚告诉记者,前两周这家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特意调来一位金属分析师,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发音,调查中国电荒对铝供应平衡究竟造成多大的冲击。但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期铝价格迟迟没有跟随伦铝快速上涨,让交易员感觉电荒炒铝行情可能仅仅是一种短期概念炒作。

  自5月24日起,上海期货交易所期铝1107合约价格涨幅不到2%。即使今年3-4月伦敦LME三个月期铝价格从2500美元/吨涨至年内新高2800美元/吨期间,上海期铝价格反而下跌近5%。

  让上海期铝价格对电荒“无动于衷”的主要是两家与西部铝企有紧密关系的机构占据庞大的空头头寸。

  数据显示,截至6月1日,五矿期货与青铜峡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沪铝期货7月合约分别持有10918与6829手铝空头头寸,远远高于排名第三的

  2120手,甚至沪铝期货7月合约最大多头中粮期货4762口多单持有量,只能“望尘莫及”。

  其中,青铜峡铝业集团有限公司位于宁夏自治区青铜峡市,其公司官方显示,随着青铜峡铝厂三期工程全面建成投产,目前已形成年产电解铝24万吨与铝深加工产品2万吨的生产能力。

  “五矿期货则和很多西部铝生产商有业务往来,后者很可能通过五矿期货进行沽空套保交易。”一家国内大型铝企期货投资部负责人透露,“当国内铝供需平衡受到电荒因素吃紧的情况下,西部铝企趁机将自身部分铝产量通过期货高价卖出,锁定高收益。”


  而且,让王诚所在对冲基金金属分析师“大跌眼镜”的还有,在限电的情况下多数铝生产商即使赔钱也不愿减产。

  一家江苏郑州的炼铝企业负责人表示,电解漕(专门用于电解铝)是不能随意关停的,重新启动一次的成本,至少需要20-30万元,对于众多中小型铝生产商而言,费用太高了。现在一些企业正错开用电高峰期,在凌晨时分尽可能多地生产电解铝。

  王诚透露,他已经在重新评估中国电荒对铝供需状况的实际影响,总部希望他能赶在其他对冲基金同行之前,得出全面的调研结论,尽早做出相关套利决策。

  如今在伦敦LME交易所围绕中国电荒行情的博傻投资法则仍然受到追捧。上周四受欧美疲弱经济数据影响,全球原油、铜等大宗商品再度大跌近2%时,而伦敦期铝只跌了不到1%。

  围绕着电荒与铝供需面是否吃紧的财富博弈,仍在悄然“升级”

  “国内一些大型铝企已开始做多期铝。”上述大型铝企期货投资部负责人透露,具体操作手法是企业先将铝现货以9折卖掉,将这笔钱在期货市场再买进期铝多单,由于期货投资只需要约15%的资本金,等于他们放大最多6倍资金杠杆,豪赌国内铝供应遭遇夏季用电高峰期而进一步限产。

  毕竟,一旦夏季用电高峰期结束,下游用铝企业迅速开工导致铝需求量再度上升,而炼铝企业则需要看到铝需求明显回升后再考虑重启电解漕,其间存在一个时间差,让他们有机会“调节”市场铝供需面紧张程度,而抬高铝价套利。


下一个目标——“精铜”

  随着国内电解铜使用比重大幅增高,一度被对冲基金抛弃的“铜”,再度被国际对冲基金推到中国电荒概念投资潮的最前沿。

  围绕中国电荒,对冲基金还在找到新的“突破点”,张刚即将离开中国时,他找了需要的满意答案。

  过去一个月他跑遍浙江很多用钢企业,调查中国电荒时期的铜供需状况变化。很快,他发现一个意外收获:多数铜加工企业开始增加电解精铜的使用比例,废铜反而使用比例在快速下降。

  在浙江调研期间,他访问近30家铜材加工企业,发现超过半数企业的废铜采购占比从去年的60%降至30%,“据企业反映是可再生资源增值税退税取消导致废铜使用成本增加,让他们转而采购电解铜。”

  不过,让他最心动的,则是电解铜的旺盛需求似乎还将维持一段时间,“5月中旬废铜价格一度高于精铜,有些企业反映电解铜的报价高于废铜500元/吨,都未必能拿到货。”他告诉记者,“这是值得关注的信息,投资团队需要重新讨论是否增加COMEX精铜多单比重。”

  过去6周,随着全球铜价冲高回落,张刚所在的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基本清空了COMEX精铜的多头头寸。数据显示,截至5月24日当周,管理基金持有COMEX期铜净多头部位仅为2700口(1口为25000磅),较六周前的28030口大幅减少近90%。

  如今,随着国内电解铜使用比重大幅增高,一度被对冲基金抛弃的“铜”,再度被国际对冲基金推到中国电荒概念投资潮的最前沿。

  不过,张刚发现的“秘密”,大型投资银行似乎早已先知先觉。

  麦格理集团分析师刘博雅此前指出,中国的铜库存量最近一直在下降,这说明铜消费在增加。而废铜价格对精铜的折价越来越少,替代性也在减弱,正增加中国市场的精铜需求。

  而且,投资银行早有布局。


  CFTC数据显示,截至5月24日当周,与对冲基金大幅削减多头头寸相反,以投资银行为主的掉期交易商过去6周的精铜净多头头寸从33443口猛增至43463口。

  只是,投行银行对精铜期货的买涨理由,相当“简单”。刘博雅此前表示,未来3年全球铜缺口将在80万吨左右,加上开采成本提高,铜价仍将维持高位。

  在张刚看来,投资银行瞄准的是资本市场的炒作预期,“在全球对冲基金投资领域,围绕中国电荒投资潮的热度依然不减,一旦夏季中国用电高峰期来临,中国精炼铜供应缺口增大话题,很大程度会成为看涨中国需求的对冲基金抬高COMEX精铜期货价格的重要推手。”

  何况,投行大举买涨COMEX精铜背后,并不愁“中国买家”。

  “3月份,市场还传闻上海保税区仓库铜库存存在70万吨铜,但仅5月份据说已下降了10万吨。”一位上海铜进口商告诉记者,“目前铜进口能否弥补库存下降,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他看来,近期中国央行将期限在90天(含)以下已承兑未付款远期信用证和90天(含)以下海外代付行为纳入境内机构短期外债余额指标管理,直接导致大量以融资为目的的铜进口贸易大幅萎缩,以往上述以融资为目的的铜进口约占进口总量30%-40%。

  这给投资银行带来了一次难得的套利空间。

  最新海关数据显示,中国4月精炼铜进口量较去年同期下降48%,环比下降17%,至160236吨;前4个月,中国进口精炼铜756199吨,较去年同期下降29%。

  “一旦围绕国内铜现货补库存,及(电荒背景下)中国铜供需吃紧炒作行情开启,COMEX精铜期货价格涨幅有多大,将决定提前布局者的溢价红利有多高。”张刚分析说。    作者:陈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1-06-04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