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州临江仙

 
 
 

日志

 
 

钢材投机旧闻1:2010年某钢贸商巨亏2.5亿 人间蒸发  

2011-05-03 22:15:26|  分类: 环球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钢材市场利空频袭

  继宝钢大幅调低7月份出厂价后,国内钢市又传来出口退税下调的消息。受此影响,2010年6月9日,螺纹钢现货价3840元/吨,而4月份最高价高达4800元/吨。

  钢价冰火两重天之下,钢材贸易商也从极度亢奋跌入冰窟。

  2010年5月底,一位福建钢材贸易商因前期囤钢巨亏2.5亿元而人间蒸发。据知情人士介绍,该贸易商前期通过电子交易盘囤积钢材近35万吨,当时买入成本为4500元/吨。而东北地区某些钢材贸易商囤钢浮亏面达30%。

  但贸易商企图咸鱼翻生。记者了解到,部分浙江贸易商利用手中大量囤钢,在期货市场大肆卖空,部分挽回了前期损失。

  这些钢材贸易商沉浮的背后,是诸多不利因素的叠加:钢材库存一直居高不下;而三大铁矿石巨头又计划调高三季度价格;宝钢近日调低出厂价引发钢企降价潮。

  有业内人士介绍,部分钢企对降价持有异议,认为应该减产。但更多的厂家认为,降价越早越有利,这样容易保持现金流,而减产却受政府层面限制,并不是说减就减。

  由此导致钢铁产能持续过剩。市场人士认为,在目前钢材需求淡季,钢价仍将处于低位。高企的铁矿石价格将逐渐反映在钢企成本中,钢企已靠近行业冰河期的门槛。


  囤钢巨亏2.5亿

  一周前,上海钢材贸易商中间流传一则故事:一位来自福建40多岁钢材贸易商在上海某钢贸市场大宗电子盘疯狂囤积买涨钢材现货失败,最终账面浮亏高达2.5亿,此后再没人看到他的身影。

  “他在钢领钢贸中心附近的大宗电子盘买错方向,过分看涨钢价了。他当时认定钢价能达到5800-6000元/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材贸易商不愿提及此事。

  在上海大柏树路周边的一些钢材贸易中心里,这似乎成为钢材贸易商相当忌讳的话题。

  有熟悉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位最终巨亏2.5亿元的福建钢材贸易商起初只有2000万元自有资金在大宗电子盘大量买进钢材看涨,通过反复仓单质押贷款及当地民间资金拆借放大资金杠杆倍数,最终他撬动的囤钢投机资金约2亿-3亿元。

  他的囤钢投机主战场,则定在大宗电子盘。

  大宗电子盘交易规则与期货交易相似,同样设有不同期限的钢材交易合约,仅需缴付20%保证金就能买到1吨钢。

  “它是更接近现货交易的期货交易系统,对多数钢材贸易商而言,4800元/吨的钢材只要交960元保证金就能买到,囤钢投机待涨的成本要比直接采购现货更低。”中财期货金属研究部主管涂俊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这位福建贸易商主要在3-4月通过大宗电子盘买进不同期限的钢材看涨合约,平均成本在4300-4500元/吨。

  “他基本把所有的杠杆资金都用于买涨钢材合约。”上述钢市贸易商透露。

  然而,他没有等来预期的钢价大涨——铁矿石涨价90%将带动钢材一次性提价、国内经济保障房建设进度将加快等所有的利好,忽然被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升级所抵消。

  截至6月9日,钢材现货价徘徊在3840元/吨,离其囤钢成本4500元/吨骤降最多660元。

  记者测算,按3亿元囤钢投机资金,大宗电子盘20%保证金交易、及每吨钢平均4500元测算,该福建钢材贸易商一共通过电子交易盘囤积近35万吨钢材。当前每吨浮亏约600元,意味着他囤钢投机浮亏已达到2.2亿元,加之高昂的民间及银行融资成本,总计浮亏2.5亿元并不意外。
  投机亏损“绑架”千亿资金

  “没人知道他整整5月,为何都没有在大宗交易盘止损。”至今,在上海大柏树路周边的钢贸中心,有些钢材贸易商依然想不通,囤积钢材现货竟能巨亏2.5亿元,毕竟钢材贸易的周转率相当高,进货及销售周期通常短则两三天,慢则一周。即使5月钢材价格大跌导致贸易商一拿到钢材就“亏本销售”,他仍有足够时间平仓钢材看涨合约,抛售套现手里的部分钢材现货,亏损额度绝对不会达到2.5亿元。

  在上海钢领钢材贸易市场,记者得到一个较合理的解释,除了他倔强的性格与看涨钢材价格的执着,还有他的买涨钢材仓位实在偏高。当钢材现货价4月下旬跌至4400-4500元/吨时,他已“负债累累”,只能豪赌钢材价格逆转上涨。只是,现实依然“事与愿违”,他得到的,是更大幅度的投机亏损。

  被囤钢投机亏损所“绑架”的,还有银行贷款、担保公司与民间资本。尽管年初银行收紧钢材贸易贷款,钢材贸易商仍能通过仓单质押融资贷款,或与其他贸易商签订连保连贷协议,从银行、民间机构与担保公司拿到千亿元贷款囤钢。

  然而,过去两个月钢材现货价从4800元/吨跌至3870元/吨,这些金融机构必然先顾及自身安全,要求贸易商及时归还贷款。

  “听说这位福建贸易商与钢厂约定5月份购进数万吨钢材现货,那时每进一批货,他可能亏损数十万到数百万元不等。”在逸仙钢市,一位钢材贸易商表示,“民间机构的逼债,应该是他巨亏2.5亿的最大动因。”

  巧合的是,在这位福建贸易商巨亏2.5亿元被流传的5月27日前后,该钢贸市场出现多达上千吨的钢材现货卖单,标价比当天钢材现货价要低200元。

  谁都说不清,这些大额钢材卖单是不是他最后的救赎?

  记者发现,当前钢材现货供销的产业链已被拉得太长,从省级贸易商、到市级二三线城市贸易商,再到终端的工程承包商,任何一个环节都会涌入大量游资,一旦发现有投机机会就大量囤钢投机炒高价格,只是,不是每次投机都能成功,但失败的代价却相当昂贵。

  涂俊分析说:“这位福建贸易商基本以投机为主,没有足够多的销售渠道化解如此多的囤货。当5月钢价单边大跌时,囤货越多,意味着亏损越高。”

  这并非个案。
  尽管东北地区建筑工程4月重新施工,激发钢材需求量,但整个东北地区的钢材贸易商在过去两个月的囤钢投机浮亏面达到约30%,钢材采购价越高,亏损幅度越高。
  “从4月中旬起,多数钢材贸易商的囤货投机都是亏钱,问题不在于囤货卖不掉,而是3-4月囤钢投机把钢价炒得太高,现在售价比当初要低600-800元,钢材贸易商一拿货就亏损,但又要维护与钢厂的长期关系,不得不拿。”一位哈尔滨商德金属国际物流园区钢材贸易商透露。
  “即使在最好时期,钢材贸易商年利润也就约2%。”辽宁时代(600241,股吧)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吉庄透露,“但投机失败,都有可能血本无归,这明显是不对等的赌博。”

  借道期货图翻身

  囤钢投机失败,导致市场库存居高不下。
  有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上海各钢贸市场的螺纹钢库存量高达70.73万吨,而去年同时期仅有31.21万吨。
  “钢贸市场奉行的是买涨不买跌定律,降价销售基本是无人问津。”中财期货金属研究部经理涂俊透露。
  囤钢损失期货补,部分贸易商被逼寻求通过钢材期货市场“套现扭亏”。
  南华期货高级客户经理熊玲玲透露:“近期咨询开户的钢材贸易商已明显增加,但他们对期货投资的想法却泾渭分明——对钢材价格走势看涨的,准备4000元/吨附近买进钢材看涨期货合约,摊薄自己囤积现货钢的成本;反之他们则在期货市场卖空钢材,用做空钢材期货的盈利,可以弥补现货市场的亏损。”

  本报记者发现,利用沽空钢材期货盈利弥补囤积钢材现货的亏损,更能得到某些急于扭亏的钢材贸易商响应,进而悄然引发一场新的投机浪潮。
  前述来自东北的钢材贸易商已亲身经历“期货卖空投机”的疯狂获利——4月20日前后,他的一位下游钢材经销商在4800元/吨买进一批沽空钢材合约,到5月上旬忽然要求补一批钢材现货用于期货市场交割。但当他把这批钢材卖给经销商时,发现经销商在期货市场的盈利已超过千万元,等同于这位东北钢材贸易商一年的贸易利润。
  “在东北地区,以往参与期货投资的钢材贸易商并不多,但现在却不断增加。”他告诉记者,一批东北钢材贸易商将这位经销商看成“救世主”,承诺提供一笔资金与钢材现货给后者增加“投机沽空”的筹码,条件是每年必须得到20%的投资回报。
  “但参与期货投资的主要钢材贸易商,还是以江浙一带为主。”涂俊分析说。
  按上海期交所规定,钢材期货交易品种必须限定在生产日期后的90天内,某种程度加快了一些急于扭亏的钢材贸易商短期投机,迅速获利的情绪。
  仅6月7日螺纹钢主力1010合约跌至年内新低4007元/吨当天,浙江资金背景浓厚的浙江大中与南华期货的螺纹钢空头头寸分别增加6999与8338手。
  “这些浙江钢材贸易商敢于大肆沽空钢材,所依仗的是他们手握大量钢材现货与巨额民间拆借资金能力,足以让钢材看涨者警惕价格被操纵的风险。”一位永安期货分析师告诉记者,当前以投机为主的钢材贸易商,占钢材期货日交易量的约20%-30%,“有些浙江钢材贸易商在4360元/吨做空钢材期货,现在总账已有盈余,但看起来他们不肯罢手,还要投入更多资金与现货投机沽空。”
  因为,他们发现又多了一项沽空钢材的“利好题材”。6月4日,宝钢集团下调7月钢材出厂价。这意味着钢厂沽空钢材期货,对冲钢价下跌风险的力度也得加大。

  曾经囤钢失败留下的大量现货,似乎转而成为这些贸易商肆意投机做空的最大“本钱”。

  囤钢投机巨亏2.5亿元的故事,是否会在期货市场重演?


      钢价下跌背后的“阴谋”
      欧洲债务危机引发全球经济前景担忧,以及国家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对钢材价格的下跌起到了关键作用,然而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还存在着另外一些大家看不到的因素。

    首先从目前的价格说起,考虑成本因素,市场普遍认为下跌空间不大。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完全不可取,相反通过分析螺纹钢下跌的内在因素,我们可以推测出此次螺纹钢的下跌极有可能会跌破生产成本并且在成本价之下会运行较长时间。

    我们不妨看看跌破成本价最现实的例子,早在1999年—2001年的时候,铜价就曾经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电解铜的加工成本在15000元左右,而大家回头看看当时市场价格不难发现,铜价在13000-15000之间运行了长达半年左右,这一事实告诉我们跌破成本价并非不可能。

    此时定会有人提出另外一个疑问,如果钢材真的跌破成本价,那么国内的钢厂岂不要面临巨大的亏损,钢厂将如何生存?笔者认为,有了期货市场,钢厂的境地将完全不一样。原因很简单,没有期货市场,钢厂的库存和产品不能得到及时的消化,即便明知价格将会下跌,也无能为力,而期货市场的出现已经解决了钢厂提前锁定利润的问题,尤其对于一些大钢厂而言,期货市场不仅能使其提前实现利润,同时也是其提高竞争力的另一利器。正因为这样,国内大钢厂更加愿意将钢材价格打压至成本价之下,这也正是本文标题所提到的钢价下跌背后的“阴谋”。

    众所周知,中国经济在近几年高速发展的过程之中,面临最大的困扰是资源价格的问题,而近两年最受困扰的无疑是铁矿石的问题。如果要想在今后的铁矿石谈判中占据主动的位置,那么中钢协必须能统一国内的钢铁行业,也很有可能是此次“阴谋”的主要原因。既然不能通过政策手段淘汰那些中小规模的钢铁企业,那么只能通过最有效的市场手段来实现了。

    如何通过市场手段来实现呢?首先大型的钢企可以通过期货市场在价格较高的时候实行套期保值,提前将自己今年大部分产能消化,提前兑现利润,同时开始打压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将价格往下调。要知道本轮螺纹钢下跌是在铁矿石上涨100%,焦炭大幅上涨,成本大幅提高的前提下出现的,因此可以看出本次价格的下跌完全是人为的。

    在这种情况下,打压钢材的价格就可以使那些中小规模的钢产利润降低,而对自己影响不大,同时由于中小钢产的成本要高于大型钢厂,因此即便钢材的价格被打到中小规模钢厂的成本价之下,大型的钢企仍然有微利,这样一来就能够达到挤压中小规模钢厂的目的。一旦这些钢厂坚持不住,大型的钢企完全可以对其实施并购,这种结局远远好于直接淘汰关门,因为这些企业虽小,但投入并不小,大型钢企并购之后,完全可以继续利用,减少无谓的浪费。对于国家而言,既能达到淘汰落后产能的目的,又能达到统一市场的目的,今后面对铁矿石的谈判则争取了更多的筹码,可谓双赢的结局。

    因此,本轮螺纹钢价格明显是大型钢厂的“阴谋”。前不久新闻曾报道过沙钢和宝钢建立战略合作伙伴的消息,这就更加验证了笔者的观点,此次螺纹钢的价格最终必然会跌破成本价,并且有可能在成本价之下保持较长时间的震荡整理,而接下来中国钢铁行业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整合,在整合完毕之前,钢材价格上涨的可能性不大。
  评论这张
 
阅读(12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