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杭州临江仙

 
 
 

日志

 
 

浙江期货大鳄陈老师空豆亏亿元---期货传奇故事之三  

2009-07-03 18:2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10月13日,一个“黑色星期一”,对于不少期货投资者来说,一场穿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的体验,注定在他们心中久久不能抹去。
  当天早上,大豆、豆粕期货一开盘,大批的空仓砍仓盘便蜂拥而出。迅即,大豆、豆粕期货合约价格牢牢封在了涨停板上。

  尽管交易所及时出手,以缩板的方式控制风险,但是以天马和金迪两期货经纪公司为代表的空仓集中的江浙机构损失惨重,濒临亏损边缘。而传言中的空方主力陈姓大户,则在短短几日内亏损上亿元,为了躲避银行和期货公司的讨账,从人间“蒸发”。

  与以往有所不同的,这次的多空大战不再是单纯的资金博弈。

  美国大豆的大幅减产导致供需关系紧张是主要原因。但另一种说法却在市场上甚嚣尘上:“这是美国基金在高位狩猎中国买家”。大商所的最后出招

  10月13日上午10时,由于美国农业部预测大豆产量降至7年来最低,该消息一经公布就引起了巨大反应。豆粕和大豆所有合约空仓砍仓盘潮涌而至,K线图上各合约纷纷上窜,旋即封至涨停。

  面对突如其来的风险,一浙江期货公司负责人打电话向交易所求救,“我是浙江一家期货公司的,这样涨下去,如何得了,你们交易所必须想办法控制风险。”

  事后,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承认看错了方向,客户们愿意认赔,但现在是上吊也没有绳子,认赔的客户出不了仓,第二天如果再有一个停板我们公司只有破产了。”

  而持有多仓的投资者和多仓投资者较为集中的期货公司人士也打来电话表示“看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钱赚得也太容易了。”

  “这种情况最容易出现的是大面积穿仓,这将导致投资者和经纪公司之间大量的法律纠纷,甚至前几年曾经发生过的经纪公司纷纷破产的情况很有可能再次重演,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现象。”事后,一位投资者忧心忡忡地说。


  实际情况是,13日当天就有部分会员出现保证金不足的情况,如果第二个交易日大豆、豆粕继续涨停,更多的会员和客户将发生穿仓风险,大盈大亏就会同时出现。而当天收市时,大豆0401、0405合约涨板时的买盘分别达4万多张和5万多张,其中买、开仓盘各占挂盘量50%左右。这一方面说明新的买入力量仍十分强劲,另一方面说明空头认赔态度明确。

  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由于担心出现太大风险,大商所管理层当天就向证监会汇报,并紧急召开理事会。“当时的情势是大商所坐在火山口上,所有投资者和会员都在眼睁睁看着大商所将会如何采取措施。如果决策稍有不慎,其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大商所的一位管理人员说。

  在当晚的理事会会议上,与会人员异口同声:“这次行情是7年来未曾遇见,绝不同于传统上的大户操纵等引起的市场风险,是完全由外部突发因素所带来的非系统性风险。”最后,大商所决定以缩小涨跌停板的方式提前化解风险,给市场充分的时间使投资者冷静下来,补足保证金。

  10月14日,投资者和会员反应平静。两天来,大豆、豆粕合约总持仓减了51多万手,市场风险基本得到释放。至15日收盘,有6个合约价格处于停板价以下。

  10月18日,中谷期货总经理费忠海对大商所的这次行动评价道,“表明了中国期货的监管方法正在走向成熟。

 
 

”江浙大户的“跌落”

  即使有大商所的出手,也仍未能改变那些江浙空头机构“跌落”的命运。

  这波行情起始于8月12日。当时连豆0405合约价位在2500元左右,持仓量21492手。从13日起,多空增仓一直持续到18日,并且一点没有停歇的迹象。9月29日,持仓量陡增至326388手,当日收盘价2849元。

  “十一”后一开盘,0405合约连续出现涨停。无奈的空头只能开始砍仓,10月13日持仓量开始大幅减少,当日持仓量为274270手,收盘价3050元;10月16日,收盘价在3255元,持仓量146066手。从2500到3255,0405合约疯涨了755点。如果按照开仓10万手估算,空头方的损失高达7.55亿。

  而在本轮行情中损失最为惨重的要算“空头大王”陈姓大户。知情人士估计,陈此役的损失高达上亿元,不仅自己的钱血本无归,而且尚欠期货公司不少债务。10月16日后,这位昔日的浙江期货大鳄陈壮就地“蒸发”,至今了无踪迹。


  陈姓大户,浙江人氏,早年跟随大豆期货另一风云人物做期货起家。“他很有名”,北京的一家大型期货公司老总只用了这几个字评价他。陈姓大户此番的失手,“主要是他没有正确判断市场。以为自己只要收现货就行了,没想到实际上没有现货可收。”某期货公司人士直言,“这次的大豆风波和今年上半年的天胶以及下半年硬麦不同,并非纯粹的市场多空双方的资金博弈,而是空头犯了市场最忌讳的‘跟错方向’大忌”。

  而以前,陈姓大户主要是在大豆市场上“做多”。“去年,他在连豆年初的一些合约主要是0301、0305、0307上赚了很多钱”。据那位老总的了解,“今年,他改做空了”。

  知情人士透露,陈的“跌落”,还将多家期货经纪公司牵涉进去。据了解,陈的资金来源涉及到至少两家浙江上市公司的委托理财资金;还有一部分来自于其借贷。

  而两家在浙江颇为著名的期货公司天马和金迪,损失也很惨重。由于它们是陈姓大户其中的两个“跑道”中的两个。

  天马期货的市场部经理李清告诉记者:本次行情中,天马只亏了“一点点”,“但是在前半年公司挣了两个多亿,足以弥补此次亏损。因为实力强大,所以遭遇此次损失之后,公司运转状况正常”。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另一浙江期货公司天马此次“损失也不会少”,“天马的空单持有量在几天之内即从2万多涨到差不多3万张,这样的持有量其损失岂是一个小小的期货公司所能承受”。

  “期货经纪公司的注册资金虽然很少,但是股东是后盾,如果股东想保住公司牌子,就会来补这个窟窿。”市场人士这样解释期货公司不会太受影响的原因。天马隶属于具有政府背景的杭州财务开发公司,而金迪的大股东则是在资本市场大名鼎鼎的金信系。美国基金逼仓“人祸”?

  相关业内人士在分析这次连豆风波时,认为直接导火索应该和美国CBOT市场的大涨有关。


  据了解,美国市场从去年7月份开始的这一波上涨行情主要得益两个大的因素变动,一个是美国大豆生产减少,一个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对大豆需求的增加。

  这两个原因导致了两年来大豆价格上涨。可以预测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个因素在明年4月份南美大豆生产出来之前,甚至更远的一段时间之内改变的可能性不大,这就意味着大豆价格有处于目前高价位进行盘整甚至进一步上涨的动力。

  对这次市场空头来说,“噩梦”更多的来自天灾。但是,人祸的论点却在隐约出现。一个较为集中的观点愈发凸现,这就是“美国基金高位狩猎中国”。

  “2002年之后,国外的大型贸易商,比如CARGILL和路易达夫,他们在有意让中国的贸易商向目前的贸易方式转变——仅仅是购买升贴水和敲定价格,这种方式导致了国内的企业既要承担国内的价格波动风险,同时也要承担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风险。”某期货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这些国外企业已经囤积了大量的低价大豆,高价转手倒卖给中国的企业,自己从中间攫取巨额利润。

  事实上,因为中国进口商的大举买入,外商近年来不断在贸易模式上引导中国进口商,将国际市场的风险转嫁给国内的进口企业。而且美国农业部不断上调中国的进口总量,中国买家已经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南美大豆升贴水,并且最终依然将在CBOT上定价。这时,历来以投机著称的商品基金在CBOT大豆上大举做多,商品基金的介入和巨量的多头持仓,滚动式的操作最终导致了CBOT大豆价格从去年420美分左右的低价区一跃而起,一路震荡上涨到了目前的640美分。

  “美国商品基金在CBOT大豆上创历史记录的多头部位持有数量,将期价不断上推,使得我们只能产生这样一种理解——美国商品基金在逼仓,在逼仓中国买家。由于中国买家大部分是国内的榨油企业,他们将不得不忍受这种价格的强劲上涨。”这位人士告诉记者。

  从去年6月开始,美国的商品基金就在其后的飚升中采取了逼仓的模式,将价格拉上了高台。而今年,这些基金又故伎重演,手法更加凶悍,在近期的上涨中已经具有浓厚的血腥气味,上涨加速。这从周一美国农业部的报告出台,并没有太多的利多成分的情况下依然敢于高举高打可以看得出来,美国基金的净多头持仓已达到创记录的6-8万手规模,而且现在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

  “尽快让进口大豆在国内流通起来,同时进一步壮大中国期货市场,提升中国大豆期货市场在国际的定价影响力。”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避免今后再出现类似风波的惟一办法。


                                     参考博文:    期货传奇----平凡人的期货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69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